幸存者夏淑琴:我告赢了撒谎的日本人

发布日期:2019-05-20 20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核心提示: 2007年11月2日,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夏淑琴反诉日本右翼案作出判决,中方原告夏淑琴胜诉,法庭责令被告松村俊夫和东中野修道向原告赔偿400万日元。

  日军进攻南京前,家里共有9口人,一家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,房东是一个姓哈的伊斯兰教徒。

  1937年12月13日上午,一队日本兵,大概有30人来到我家门前敲门,刚刚打开门的哈姓房主就遭到枪杀。我父亲看到这个情况就跪在日本兵面前,恳求他们不要杀害其他人,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。

  母亲吓得抱着1岁的小妹妹躲到一张桌子下面,被日本兵拖出来,日本兵从母亲手中夺过小妹妹,把她摔死在地上。接着他们扒光了母亲的衣服,几个日本兵对母亲进行了,然后用刺刀把她杀死,并在她下身里塞进一只瓶子。

  后来,几个日本兵闯进隔壁房间,那里还有外祖父、外祖母及两个姐姐。日本兵要强奸两个姐姐,外祖母拼命护着她们,也惨遭枪杀。

  日本兵撕下两个姐姐身上的衣服,她们分别遭到几个日本兵的。大姐、二姐被后又被刺刀刺死。日本兵还用一根木棍插进了大姐的下身里。

  当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,吓得大哭,被日本兵用刺刀从背后刺了三刀,我当时就昏了过去,不省人事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4岁妹妹的哭声惊醒,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,我们俩哭喊着要妈妈。但妈妈已经醒不过来了。

  当时日本兵就住在我家对面一户姓徐的人家。日本兵穿着皮靴,白天听到他们走进走出的声音,我和妹妹一动也不敢动,到了晚上安静下来我才敢爬出来,找出家里的一些锅巴和炒米嚼着充饥,脚边、身边都是亲人的尸体。

  苦熬了14天后,终于被从安全区回家探看的一位邻居老奶奶发现,报告给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,美国牧师约翰马吉赶来拍摄了我们家人遇害的情景。

  在安全区,我见到了拉贝先生。他个头很高,鼻子也很高。我那时头上身上都有虱子,可他竟不嫌脏,还抱着我。拉贝先生在那本《拉贝日记》中还提到过我的名字,记录下了我们一家的遭遇。1938年,拉贝先生回德国时,曾提出收养我,把我带到德国去。由于舅舅的婉拒,我留在了南京。但《拉贝日记》后来也帮助我在跟日本打官司过程中成为证据,2009年,拉贝先生的孙子还来南京看望过我。

  我后来就跟舅舅生活在一起,但他家生活也很贫穷,从12岁开始,我不得不自谋生计,卖过菜,做过佣人。直到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以后,我的生活才开始改善。1954年,我与张鸿章结婚,我们有3个孩子。

  可我不能忘记日本兵杀死了我家7口人,一想起就忍不住流泪,眼睛都哭坏了。身上、背上当年被日军刺伤的刀疤仍十分清晰。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孩子,也是历史的见证人,我必须为历史作证。

  1994年8月,我跨过黄海、日本海,以战后第一个到日本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,参加日本民间组织的和平集会,向日本民众痛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,披露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。许多普通的日本人被日本侵略军的暴行惊呆了,为过去流下了忏悔的眼泪。

  但我没想到,我这些举动却引起了日本右翼分子的嫉恨。1998年,日本亚细亚大学教授东中野修道和日本自由史观会成员松村俊夫,分别出版了《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》和《南京大屠杀的大疑问》两本书。在书中,我和其他一些幸存者被描述成“假证人”,作者说我是“故意编造事实,欺世盗名”“其证词是某个人在某个时间里想像出来的”,“只是被政府特意培育成那样”。

  我当时特别怄气。我一家人死得那么惨,9口人只侥幸活下来两个这么多年来,没要你们日本人来管过我,等我老了、都要死了,你反过来骂我,你说我这个人怎么活下去啊?而且我和他们(作者)从来都没见过,他们怎么就能这样昧着良心说瞎话?

  我要告他们,依法维护我一个中国老太太的人格和尊严!不赢官司誓不罢休!我坚信一定会赢的。因为我经历的、我说的都是事实。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骂过日本人,我害怕战争,我一直提倡和平,我只是想让日本人知道一段真实的历史。我一直坚持把官司打下去,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为了自己在做,我为的是所有受害者的家属,为的是千千万万个在当时惨死的人。我家还留下了我和我妹妹,我的邻居家几乎都是没有一人活过那次屠杀。

  每年的12月13日,我都会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集会广场,参加悼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的仪式暨南京国际和平日集会。我每年来这儿,心里都非常难过,已经70多年了,www.www258585.com死者已经走了这么多年,但是我们还年年到这儿来悼念。活着一天就要来一天,每年都要来。

  “我一家九口被杀了七个,为什么日本人还骂我是假的呢?为什么呢?”接受央广网采访时,夏淑琴反复说着同样的话,高昂的声调中充满愤怒。

  榆林市纪委称,日前,榆林市、清涧县纪委对网曝“清涧县安监局局长不雅视频事件”当事人孟银君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经查,孟银君违反社会主义道德,在公共场所与异性发生不雅行为,并与他人通奸;违反中央“八项规定”精神,借外出培训之机,绕道公款旅游,公款购买礼品、烟酒等;违反廉洁自律规定,收受礼金、礼品;滥用职权,向监管企业收取赞助费并账外支出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王儒林“报菜名”一样前后用了近20分钟时间回答。在座媒体记者和代表爆发了几次掌声——要知道王儒林生于吉林、籍贯河南,此前与山西并无多少交集,2014年9月才从吉林调入山西。